通讯“被离职”高管公开信:实非所愿,深

发布时间:2018-12-14 18:29

通讯“被离职”高管公开信:实非所愿,深感屈辱

2018-07-07 11:44 来源:虎嗅APP /公司 /中国电信

原标题:通讯“被离职”高管公开信:实非所愿,深感屈辱

通讯“被离职”高管公开信:实非所愿,深

虎嗅注:美国商务部针对公司的出口禁售令,自4月15日至今已持续近三个月。根据与美国商务部达成的“解禁协议”,需要更换高管,就在7月5日,一纸《第七届董事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决议公告》,宣布总裁赵先明离职,公司执行副总裁徐慧俊、张振辉、庞胜清、熊辉、邵威琳(邵也是公司财务总监)全部离职。

其中,张振辉是公司全球营销副总裁,在供职超过18年,他在7月6日离职后发出题为《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——别了,我的小伙伴们》的离职公开信。

张振辉在信中回顾了自2001年以来的工作历程,对此番离开,他称“实非所愿,深感屈辱。但是,为了公司下一步的发展,为了公司更好的未来,我们坚决履行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的要求,全部选择离开,无怨无悔”,面对曾经的对手华为,他也直接表示“真心的希望,华为这样的民族通讯企业,能够一直挺起脊梁,去面对未来必然会发生的各种挑战”。

以下,是张振辉的公开信全文。

却顾所来径,苍苍横翠微——别了,我的小伙伴们

读《庄子》,“人生天地之间,若白驹之过隙,忽然而已”。是啊,忽然而已。从416事件发生到现在,已过去81天。416事件发生后,我和大家一样,每过一天,都度日如年,每过一天,都希望T0时刻在下一个黎明到来。

就在昨天,2018年7月5日,为了公司的T0到来,为了公司履约,为了公司的明天,我正式与服务了18年的通讯,在解除劳动合同的协议上签上了我的名字。

416事件发生时,我正在国际出差的飞机上,赴某国与一知名运营商准备签署一项全面战略合作协议。落地的第一时间打开手机,几十个未接来电已经说明事态的严重性。2016年的A事件,从2016年3月7日事件发生到3月22日美国商务部签发暂缓制裁令仅仅用了两周多的时间。时至今年,危机又一次到来。这一次,能否在更短的时间,尽快解除公司的危机?当时我在迪拜机场,思考最多的就是这个问题。

事件发生后,我和我所带领的15000名全球营销将士们,一直坚持按【一二三级工作机制】,在坚守合规的前提下,有序运作,应对危机。

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与此次事件并无任何责任关联,所以一直到6月中旬之前,我坚信自己还会跟小伙伴们一起继续战斗。但结果是,直到履约的最后一天,公司这一届所有的EVP、多位战友无一幸免。为了公司的下一步发展,为了T0时刻尽快到来,尽管深感屈辱,包括我在内的每一位高管,还是坚决履行公司签订的和解协议的要求,全部选择离开!

今天下午,根据安排,公司的新老班子将进行工作交接。此情此景,百感交集。我已在通讯,走过了第18年头。我站在自己在研发楼5楼办公室窗前,放目远望,人行寥寥,回首静心,细细回味自己在过去18年的点点滴滴。

“2001年:开启征程”

2001年,我27岁加入通讯,入职在北京大项目组,工号20010310009948,以博士生的身份从普通的业务员做起,开始了我的之路。而当时,作为改革率先开放的市场之一,中国电信基础网络正在经历着由所谓的“七国八制”高价垄断时代,被以“巨大金中华”为代表的本土厂商的崛起所打断的关键节点。

石家庄办事处是我在通讯管理岗位的第一站,那个时候的河北市场,产品单一,无线市场占有率为零,办事处在网通小灵通和联通CDMA的招标中出现重大失误,11个地市的招标无一中标,客户关系降到了冰点。2002年10月8日,我在一片茫然中从北京南下,开始了我的征程。

通过三年多时间的耕耘,河北网通和通讯建立了非常好的战略合作关系,在ADSL、PSTN都取得了重大突破,占据较高层面的网络格局;新的运营商市场持续拓展,以保定移动GSM实验局为突破,到我在2005年底离开石家庄办事处时,保定无线市场份额已突破30%。当我在2005年底,把这份成绩单交给继任经理时,实际已经为接下来的2006年、2007年石家庄办事处连续两年拿到公司“竞争超越奖”打下了网络格局上的基础。